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正文阅读

四组词相赠《2021中国好声音》丨所有悬念昨晚全部解密

发表日期:2021-10-25 20:30  作者:admin  浏览:

  ,昨日23点55分,蓝台《2021中国好声音》的画面静止在新晋总冠军伍珂玥与导师李克勤C位站,周围簇拥着颁奖嘉宾、主持人及参演的其他导师、学员选手们,空中飘散着廉价的礼炮彩屑,数盏摇头灯晃动的光束卡顿得十分诡异,暗黑之夜的“巅峰对决”在掌声欢呼声中落下帷幕,荧屏外成千上万的唏嘘声则被阻挡在另一个世界,屏下光速一样跑过的摄录人员名录,恍如逃逸似地在一梭子一梭子隐身而去。

  整理下思路,发现脑海中留下的印象不多了,摘来选去只剩四个词语仍顽强地占据着我睡前的一方宝地:

  残忍,不可描述的残忍。破天荒地知道了线名现场观众评委是可以无限制地反复投票,只要按键不坏就能一直玩下去。是疫情影响还是资方想劫财害命啊?如此奇葩的方式不应该出现在全球直播的选秀节目里啊!于是,一名选手的票数就变成了2000多,我猜测,投票器应该是被设定了使用寿命,简而言之就是一次性傻瓜机,按完键位就夭折了,无非是上天恩赐了三次寿命。媒体评委也不大灵光,排队在舞台上给冠亚军投票竟然拍坏了按钮,暂不清楚是哪位大神气冲云霄,震怒之下一掌击在王靖雯处,把个好端端的机器干串联了。估计他的嘴里一定在喊“快滚回去直播去,别跑这儿来丢人现眼,不然封你的号!”

  场面是混乱的、残忍的,更是暗黑的。导师们一如既往地拉票,几乎把所有违心的话都讲出来了,我知道他们的内心此刻是极度痛苦的。因为自己捧上去的学员可是刚唱完啊,跑调、乱拍、嘟噜词,就连乐队的演奏员都是全程皱着眉黑着脸。但有什么办法?还得说好啊,说最棒的,甚至还要搭上自己多年坚持的审美尊严,这是何苦?太残忍的角色担当了。想问一下,院长老师,回到单位怎么跟班子成员解释你的好声音之旅?学员上场之前可以鼓励,但演唱结束了,还要睁眼说闭眼的话,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怎么看?怎么看你的上海音院?

  全程虐杀,导师们颜面无光,学员们像被传销洗脑一样失去自我认知,登上这个暗黑的竞技场就预示着残忍的千里残音也能杀人的游戏收尾了。

  自私,报复性的自私。李荣浩接替周杰伦的导师席位后,好声音的舞台便永远失去了好声音。前年,他极力捧出个总冠军邢某某,尖细伤耳的噪音和超频震颤的生理痉挛音色硬生生地过五耳斩六耳,杀败无数英雄好汉的声音,“正是武林之粹“绵阳颤”,丝血伤人见妖风”。好在去年的杀伐之途遭遇李健导师的阻挡,邪祟被正义战胜,徒有其表的妄念被撕得荡然无存,单依纯碾压跑错地方的小乐队。然,卷土重来的威势不可小觑,一句“我就是想让这些素人能在这个舞台感受梦想的实现”让多少人动容,是啊,这不就是十年来专为素人搭建的好声音舞台吗?岂不知这背后藏着多大的自私性报复。这位导师的声音特质不敢恭维,原创的作品也就是时代的擦边球,赶上那个低糜的时代了嘛。音乐创作开始脱离生活脱离质量向潮流看齐,实验性的抽象型的纷纷登场,特别是周杰伦凭着一口直舌音都走上了流行乐的峰顶,试想一下,曾当过多年后期制作的打工人,心底的郁闷怎能不被释放出来?他被流行乐中的真好声音压抑太多年了,此时不正是翻身做主人的大好时机。带着这样的敌视态度和练武场耍把式的契机便开始疯狂屠戮战火中真正的好声音勇士,高音、柔美、天赋等本该被受众广为接受的流行唱法被他无视掉,专挑适合自己喜好的、同命相连的、所谓弱势的力捧,不顾观众们的天然需求,力图证明好声音不重要,重要的是像我这样五音不全、声调不畅、坐在工作室拨了吉他搞创作的奇葩人物能登上巅峰随时可以圆梦。玩弄蓝台可以,玩弄虚伪的乐坛也可以,但玩弄观众恐怕真得要付出代价、遗臭万年。音乐不是扯扯淡玩一玩的小伎俩,从她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受到至高无上的敬仰与尊重。悦耳的追求如果被挟私报复纯正音乐的小人所毁掉,那么请某些导师离席。

  濒死,不管不顾地走向暗黑就是濒死状态。光明的事业从来都是被人追随的,本人追看了十届好声音,从未像今天这样,深深地感受到即将濒死的暗黑。主持人居然两次错词了,决赛现场的空间愈加缩减,舞美布景越发简单,镜头取景也是随意性怠工性强烈,气氛烘托的劲头也趋于疲惫,既然这样,下一届就放弃吧。正好十整年,挺好。虽说是硕果仅存的综艺节目,但制片人、导演、主持人已经赚得盆满钵满,见好就收没人埋怨,毕竟为中国流行乐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如果濒于死亡,相信大家会洒泪相送。华少的身体已经发福,该去搞一搞座谈类节目了,资方也应转转行跨跨界,尝试一下美容美发等新行业,最揪心的是乐队哥们们,太辛苦了,这些年赚得真是辛苦钱,难以想象他们得付出多大努力才能把一个个节拍不准、声音不美、自卑哭闹的学员推上舞台的。在他们身上我能感受到做音乐不易的拼搏精神,向他们致敬。特别是音乐制作人刘卓老师,你的耳朵怕是要休息一段时间,不行就去阳光明媚的海边度度假,缓一缓饱受折磨备受摧残的身心,那里不需要再修音垫音,大费周折的满足我们高保真的声源奢望。好好休息,时刻准备着为下一个真正的好声音重披战袍,再战沙场。

  怎么就出不来好声音了?到底什么原因?是音乐教育出问题了吗?还是常年熏染的空气有病毒?当然,这都不是蓝台的使命责任,他们眼下最该办的事情就是送走好声音,为十年奋斗留下完美的大结局。

  突兀,不明觉厉的突兀。我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胡姬花,一个靠老传统炸着香的香油跑来赞助?好声音需要喝香油吗?在好声音上,胡姬花品牌的推广已经取得胜利,看中国好声音就买胡姬花,一个老作坊炸着香的香油。品牌营销需要传媒的多点轰炸,地毯式轰炸当然最好,炸得人仰马翻方成正道。我想问,胡姬花来好声音是卖香油还是传播胡姬花品牌?若是把品牌放第一位,为什么还要我们的学员拿着胡姬花插播商品广告?因为竞争激烈,现代的广告传播非常讲究精准地位,20左右岁的年轻人是潜在买家吗?还是品牌受众?观众又是怎么想的?观众的年龄段分几个层次啊?我是看蒙圈了,反正也无所谓,我既不会中招也不会老客户转介绍。但心里真为胡姬花捏把汗,钱啊,都不是大风吹来的,如果胡姬花的市场调研部门或是第三方传媒公司认定胡姬花赞助好声音就是看好节目受众群体,把电视机前的观众挖掘成潜在客户,那么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好声音的观众都是半老徐娘、须发半白的中老年群体,真是这样,好声音是不是也要考虑节目的收视群体特点,重新策划节目的定位?突兀的一场赞助行为,真得让我觉得不明觉厉。4788铁4887算盘资料大全马管家婆一肖网